忍者ブログ
主人有了Plurk以後他就失去了方向。(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現在三點)
人累昏的時候真的什麼怪夢都會發。

如果來這裡的人之中很不巧剛好有認識我弟的人甚至是他同學又知道我就是他姊的話請不要點進來,
如果很不幸你點進來了請把視窗關掉。
又或者你真的很想看那就求求你別說出去(跪)


…雖然我現在還是好擔心好擔心(爆)可是我弟如果知道的話他應該會想殺了我(爆)
不如說,如果他知道我發怪夢也就算了還發在這裡的話他會真的想殺我吧(爆)

拍手[0回]

PR

這次夢中人物(包括第一人稱)全部跟現實一點關係都妹油(爆)
而且沒重點XD

拍手[0回]

醒來的時候天色好亮啊……

………為什麼我還在這裡?
今天不是清明節嗎?
(趕緊跟祖先道歉)


這切都要怪我的夢啦……
我‧掛‧了。 (´Д`|||)
不過這次是從中間就掛了(汗

拍手[0回]

最近怎麼老是夢到同一個人啦|||||
不管做的是什麼樣的夢那個人都會出現,
夠了別再來了,
明明已經如此平淡連聯絡都沒有的人,
還一直在夢裡跑龍套感覺很機車耶||||||
可惡。

拍手[0回]

應該要很聳動卻不知為何看起來有點蠢的標題。(爆


這次又夢到怪夢了...第一次在宿舍裸睡就夢到這種夢我還是以後在家裡這樣就好了(遠目
而且這夢雖然驚悚(某個一瞬間)可是有不合理的地方不要在意。(你的夢每次都嘛這樣!!)



畫畫畫到忘記要寫(炸
因為某渣和某d的催文只好來寫了(幹麻説的那麼委屈啊!!!

拍手[0回]

原因不明,也或許是自己太累了才導致夢的混亂,
總之雖然我三點睡,六點半自然醒,但這不明所以越過這時間而更加漫長的夢,是在各方面都相剛當混亂的。
連自己都分辨不出來人物是什麼時候改變的,立場是什麼時候錯置的......
再加上自己已醒來的關係便讓它愈加模糊。

總之,以下的純為夢境記事,不介意混亂故事的人就隨便你們吧,
看不懂也不要問我就是了。(爆)

話說某個娘控在夢境的最後跑出來發飆,讓某人不禁再度懷疑起未來戀愛自由的可能性......(目遠

拍手[0回]

這夢其實挺甜的,我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用分鏡記錄下來XD
至於會不會畫成漫畫就是一個謎了。(茶)


 夢 到 主 從 了 〜〜 (灑小花)
( ...應該是吧。)←


這是在夢境的後段。(前面完全不記得)
主觀應該是『サヤ』吧 。
因為絕對不可能是我。(炸)


 

拍手[0回]

我夢到SB了。
而且非常的微妙,是夢到我在上網時看到的。( 耶?)

劇情充滿私心,嗯,就連潛意識也充滿私心。(遠目)
我記得我醒來好幾次還在睡著時又夢到自己在打這件事的網誌。?(笑)




不太清楚キョーコ飾演什麼,戴著淺色長假髮,穿淺色小禮服。
時間應該是下戲後吧。
一些女孩子圍在キョーコ周圍,充滿敵對意識。
或許是因為......那個人吧。
「妳不要太得意了。」
「反正對他來說妳也充其量不過是個後輩罷了。」
「......」キョーコ什麼話也沒說。

此時,門打開了。
「......敦、敦賀先生! ////// 」
眾人因這突如其來的訪客而感到驚慌。
蓮只是看了她們一眼,像十誡一樣將海分做兩半(笑)走到キョーコ身邊。
......姿勢好曖昧!! (這是我潛意識的妄想嗎?!)
他抓住キョーコ的雙臂,臉近得好像要吻下去一樣...「快走吧。」他輕聲說。
キョーコ臉微紅,聽蓮的話先離開了。
( 咦?蓮你還留在那裡幹嘛??大魔王降臨??=口=||| )


キョーコ躲到一個房間,關上門後退卻撞上了誰。
「...妳啊,真的很受敦賀先生的照顧呢......」
是一個短髮的女孩。
「做了什麼引誘他的事嗎?」
「......我可是什麼都沒做。」キョーコ早已累積了不滿。 (怨恭在蠢蠢欲動了嗎?)
「少騙人了。」
女孩走近她時,蓮也隨後趕到了。
「...還有啊?」
「!!」
「敦賀先生...」キョーコ望向他,而女孩羞憤地奪門而出。

房內只剩下兩人。
「...果然是因為我的關係啊。」
「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已經習慣應付這種事了。」
「哦?」調侃地看向她。
「...謝謝你,敦賀先生。」這麼說著的她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你剛剛的動作很容易招人誤會的。」
「我故意的。」
「咦?」キョーコ抬頭......
.........然後我在看到夜之帝王微笑的那一刻醒來了喔喔喔喔!!!(泣)

其他好像還有很多小細節可是我醒來都忘得差不多了嘖。
話說,這好像是我難得夢到之後還有印象能紀錄的CP夢境呢......(遠目)

拍手[0回]

......隔了許久,我夢到了神奇的夢。
很難得,醒後記得部份劇情與台詞的夢。

啊,對了,這兩天都睡了十小時,嬉しい~ [ 天:真是可悲耶妳... ]
(嗚咿!這次的劇情記得好清楚,可以當題材用耶!←沒救了。)



這次,我分不清夢裡的我到底是不是我...或許是也或許不是。
依稀知道是個男女分樓的住宿制校園,而且封鎖,隔離...而我一直都想


夢是從哪裡開始的不太記得了,
我有記憶的是我在某個學校的活動時逃了出來。
學校出來之後是山,而我不知道為何不是往下而是往上奔跑。
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披了一件粉紅色有白色櫻花圖樣的浴衣,沒有腰帶。
我逆向跑著甚至被旁人撞到跌到旁邊的湖裡,但當我爬上來繼續跑,浸濕的部份也漸風乾了。

然後迎面居然遇到了從前熟識的國高中同學。
兩個人正穿著一紫一藍的浴衣在散步。
「...佳育!」
...我忘記我們說了什麼,當我發現時我已經被帶回學校了。
──失敗。


【 ...有段回憶畫面,
我喜歡散步,
邊散步邊偷偷找尋脫逃路線,
在樹林與小徑間穿梭,
甚至還偷偷摸摸到了校園另一邊應該要算是男校舍的範圍,
躲藏著,偶爾悠閒偶爾快速奔過,也是一種樂趣,
直到,我走到一個地方,
前方是籃球場,
身後一隻手重重搭向我的肩......
『...同學。』說話的是巡邏的校警之類的?
──被阻擾了。 】


而現在的我正在校園內奔跑,
眼前的畫面與記憶的影像重疊著,
感受到腳步的真實與記憶的幻象,
躲過一個又一個地方,
然後,

「...咦?」
.........
「妳...?」
──又失敗了。
「對不起...我迷路了,請告訴我該怎麼回去。」
臨時掰出的藉口,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那個男生看著我,想了一下,
「...妳從那棟樓進去,沿那裏的樓梯上去之後左轉,應該就能回去了。」
「啊,謝謝。」
我道謝之後馬上跑掉,有點像在逃亡吧?(苦笑)


【 畫面好像轉到非主觀的對話了。
「...你幹嘛啊。」
「我只是在想說那男生長得很女性化。」
「...啊?你在說什麼?她是女的啊。」
「咦?不會吧?那有點糟耶!」
「?」
「你跟她講的那棟樓還有個樓梯是往男宿舍的!」
「......糟糕,慘了。」 】


......迷路了。
總覺得這裡的格局很不妙,門密集了點。
......該不會是男生宿舍吧?喂?不會那麼倒楣吧?
一慌起來往回跑,又似乎走錯了路。
...無法理解為什麼這間學校的空間要搞得那麼複雜。
這下是真的迷路了,該怎麼辦?

因為是男生宿舍,到處都看得到有男學生進進出出,躲得很辛苦,身心都保持在一個緊張狀態。
好不容易看到有樓梯通往樓下,我也顧不了那麼多趕緊下去。
約莫下了兩層樓,下段樓梯卻異常的窄......不,該說是聯結到別的地方,所以有個極小的縫隙。
我鑽了進去,那狹窄處剛好夠一個人躲藏,這樣算有點退路了。
躲過一個剛剛下面走出來巡視的伯伯,我又往下層走,
...是校長傳說中的收藏室?收藏都擺到外面來了嘛!好驚人!
在那裡被發現的機率一定更大,我趕緊又往上跑回原來那狹窄處。

「...妳是誰?」
我驚了一下,
是女孩子的聲音。
我往下看到幾個女孩,看來好像是要跟男朋友偷偷見面的?
暗自放了心的時候,上面傳來腳步聲。
「找到了嗎?」
「沒有。」
「說不定她走對了。」
「可是......啊。」
看向我這邊了,我趕緊要躲...
「等等!是我!」
...是剛剛告訴我路的人。
「啊。」
「抱歉,我沒想到其實還有往男宿的路所以忘了提醒妳。」
「...... 」
我不知道我還能說些什麼。
「等等,我們這就下去。」
「咦?」
很難擠吧?那很窄耶。
看他們也決定了,我就先下來好讓他們有空間擠進來。
轉頭看那些女孩也在旁邊坐著等待,是對方還沒來吧。

「...妳們在這裡做什麼?」
我們全都嚇了一跳往聲音處看,
...是剛剛出來過的伯伯,看起來挺和藹的。
「...他們想參觀校長的收藏...對不起,是我們擅自把她們帶來,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能幫你清掃。」
那兩人已經下來了,還能這樣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謊......真是吃驚。
「喔...原來是這樣啊......那就跟我來吧。」
在場的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我看向那兩人,他們笑著對我擺出勝利的手勢。



.....................................然後我醒了
真是神奇的故事啊。(噗)
因為這夢太有趣,我還想倒回去看能不能繼續夢,可是既然清醒了也沒辦法啊。←體質使然

中間其實還有一個部份,那個伯伯好像是工友之類的,
他還拿出一本少女漫畫問是不是我們掉的,(笑)
我記得是Suger Princess第二集......而且是日文的喔,明明連日本都還沒出!!(爆笑)

夢真是神奇的產物,結果那兩個陽光系的(笑)到底是何方神聖啊わははははは~




===============我想要錢分隔線================
沒有錢第三天。OTZ
再這樣下去我會死.........(哭著跑走)

拍手[0回]

如果說,從一個人的夢境可以知道些什麼,
我也想知道。

我不明白為什麼事到如今還會夢到這樣的事,
...明明,已經隔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

無法形容那種感受。
與其說是驚喜,
不如說是感嘆更來的貼切。

今年第一次覺得自己很傻,
可是,
事實上今天也不過只是2006年的第二天罷了。

在夢中的驚訝、不可置信......都在醒時統合成了迷惑。
...是真是假,甚至已經不想再去思考。

只希望不要傻傻地又落入一次漩渦。


...傻,
也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了。
就是因為傻,

才把自己一直放逐在不屬於世界的世界。
──虛幻與現實交錯平行。



......因為自己的傻,感到很想哭泣。
在2006年的第二天,就有這種心情...

突然覺得2006年可能不會很好過。


而我的筆名也是不會有更改的一天了。






......幾千萬個「為什麼」充斥著腦殼。
應該在好久好久以前就應該在心底的某個角落人間蒸發才是,
我對他在虛幻空間的出現而感到茫然。

茫然。
但是不會不知所措。

只是茫然而已。

拍手[0回]

[1]  [2
カレンダー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ウンター
總會想知道有誰家的孩子
free counters
ピク
プロフィール
+
+
ナミダ,殘燐…其實怎樣都無所謂。
+

=====本家外出沒=====

最新CM
[03/31 Charlesmn]
[02/08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カテゴリー
一言BOX

プププププププ
ブログ内検索
(<ゝω・)工商服務區!★

Copyright © 表日記。。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 by Namid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