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主人有了Plurk以後他就失去了方向。(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阿涙復活啦!!!!!!
(只有一瞬間。)



這次的開頭圖還真是很沒意義地精緻啊。(爆)

拍手[0回]









  ──凌晨三點,華吟準時結束營業。

  正當『響子』走進更衣間,揉了揉發酸的肩膀打開置物櫃的時候,有人冷不防地戳了他的腰。

  「嗚哇…!」

  因為條件反射往右一閃便撞上已經打開的櫃門,忍痛轉頭看向左後方,換回學校制服的由夜正帶著滿臉笑意看著他。

  「呃…有什麼事嗎?」他使勁全力動作臉部肌肉露出了有點牽強的笑容。

  有很不好的預感。

  身材比他矮小許多的少女遞出一個大紙袋:「響子,今天換上這個送我回家,這是命令喔。」

  「平常不是梵載妳回去的嗎?怎麼……」

  他狐疑地接過紙袋將裡頭的衣服拉出來一看,整個表情頓時更加僵硬了。

  「呃……妳要我穿上這…個……?」

  「嗯。」

  他倏地瞪眼看她:「椎名!妳別開玩笑了!我死都不要穿這種東西出去!」

  「又沒關係,反正你又不是搭電車通勤。」

  「我絕對不要!」他鐵青著臉要把衣服塞給少女。

  「反正又不是那種很露的衣服……」

  「問題不在那…」

  由夜微瞇起眼睛,突然散發出一股威脅的氣勢:「總之我叫你穿你就穿,還是你要我站在這裡看你穿?」

  他咬牙與她四目相對了一會,終於認輸轉身面對置物櫃。

  「…………等我五分鐘。」

  「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瞬間的笑容彷彿對什麼安心了一般。

  但現實由不得他多想,五分鐘後在從華吟到停車位的路上他只覺得很想死。

  

  

  

  之六、孤寂

  

  

  

  『或許應該要對那孩子溫柔一點……』

  呵…他真的是太天真了……仔細想想,問題根本就是出在──

  「響子,茶。」

  「………」

  「有什麼不滿嗎?」

  少女──椎名由夜像剛上班回家的上班族般在快步經過客廳的同時隨手將脫下的外套扔到沙發,右手勾住領帶結上方一拉的同時轉頭望向他。

  「憑甚麼我還要跟妳一起進來啊!而且剛剛那句好像在命令僕人的語氣是怎樣!」他邊抱怨卻依然彎腰撿起沙發上的外套。

  「不是僕人,是女僕。」

  她微笑著看向穿著一身合身又毫無違和感的女僕裝的『青年』,滿意地點點頭:「嗯,很好看,我真是天才♡」說完她又轉過身去:「茶我還是自己泡好了,去幫我放洗澡水。」

  由夜扯下領帶往後一扔,他連忙上前接住……嗯?等等,他為什麼要作這些事?

  「椎名,我說──」

  「七百五十二萬。」

  「……………我去放洗澡水。」

  

  

  居然才兩星期嗎……到底要做到什麼時候才能解脫啊……居然連工作外的時間也要被這樣使喚。

  壬生狂打開浴缸的水龍頭,在嘩啦啦的水聲中向不在場的始作俑者罵道:

  「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那個陰險的臭老頭…!」

  那有欠了債就把兒子扔在家裡活受罪自個兒遠走逍遙去的啊!要走也該帶他一起走啊……不對,在借錢之前好歹也該跟他商量一下吧!老是這麼自作主張!

  重複了這半個月來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埋怨,狂這才突然想到,要是椎名的哥哥突然回來他該怎麼辦?

  先別說什麼三更半夜地孤男寡女獨處(←而且對方還是個小孩怎麼看都是他不對),光他身上穿的衣服就大有問題啊!(←怎麼看都是變態)

  開始胡思亂想自己會不會極其無辜地被切手指還是灌成水泥磚扔到東京灣的時間當中浴缸的水就要滿了,他將水關掉以後便快步走出浴室。

  

  「喂,椎名……」

  他走近沙發,才發現由夜已經趴在矮桌上睡著了。

  抬頭看向牆上的壁鐘,時間已經是四點,對高中生而言確實已經很晚了。

  仔細想想,她每天在學校從沒遲到早退過,在華吟也總是待到歇業才回家,這樣子很累的吧。

  不過還是得叫她起來洗個澡,不然洗澡水涼掉就太浪費了。

  於是狂趁著少女熟睡時偷偷先把一身的可疑服裝換掉也卸了妝。

  「大半夜的還玩這種遊戲…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一邊碎碎念著,狂將女僕裝整理好收回紙袋放到矮桌旁,然後伸手拍向由夜的肩。

  「椎名。」

  「唔…」由夜皺皺眉,將頭轉到另一邊去。

  ──很難得看見她像個同年齡孩子般的表情。

  「椎名,該起來了…喂。」

  只見她動了一下,然後緩緩離開桌面轉頭看向狂,眼睛還一副睜不開來的樣子。

  「望哥哥…?」

  「很抱歉我不是,快去洗澡然後睡覺吧,不要在這裡睡。」

  她揉揉眼睛,好像還沒清醒,「不要…你幫我洗……」

  ……說這什麼話!!

  狂訝異地瞪大眼睛。

  「自己洗啦…!」

  由夜似乎還無法完全適應光線,眼睛半睜著對不上焦距。

  「嗯…啊咧…?老師,你的女僕裝呢?」

  「不要管這種小事……」企圖模糊焦點,狂索性直接抓住她的手臂將她從地上拉起來:「都那麼累了還玩啊,小孩子快去洗澡睡覺了!」

  意外地由夜很聽話地點點頭之後就有些搖晃地走回房間拿衣服了。

  沒問題嗎……狂不禁有些擔心地目送她走回房間又出來(撞到門框)然後轉進浴室。

  

  浴室門關上以後他就往沙發坐下,這時間實在是很睏,明早也還有課,可是總不能一不小心就在這裡睡著…況且還有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哥哥。

  其實大可以趁這時候偷溜回去,但又不知道之後會被怎樣報復,只得硬著頭皮先留下來。

  他目光掃向桌面,看見桌上放著的是兩杯茶。

  連他的份也泡了啊……他將茶杯拿起來湊近鼻尖,茶香有種令精神舒緩的感覺,他放鬆地靠向沙發。

  想來雖然那女孩總是一副氣勢凌人的模樣,不過在很多地方其實還蠻體貼的……咦?

  狂突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為了確認再度搜尋了一下記憶。

  他的背離開沙發,表情充滿疑惑。

  

  ──為什麼好像都只針對我……?

  

  

  

   * * * * *

  

  

  

  喀,當由夜發現的時候,已經有一張桌子併到自己前面。

  她抬頭一看,只見兩個朋友正各自站在兩邊笑臉盈盈地俯視著她。

  「由夜,一起吃便當吧。」

  不等由夜回答,兩人就自動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早紀…麻繪…?」由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愣愣看著兩人別有深意的笑容。

  「好了,老實招吧。」早紀打開便當盒,以挾著章魚熱狗的筷子指向由夜:「從不遲到的由夜今天為什麼和壬生老師一起遲到了?嗯?」

  由夜無辜地嘟了一下嘴巴,突地向前一口將章魚吃掉。

  「嗚哇!我的小章魚!」

  「只是巧合啦,我昨天晚上發燒所以才睡晚了。」

  她嫣然一笑,想打馬虎眼混過去。

  「騙人~你們明明都不遲到的,這種巧合也巧過頭了吧!」麻繪跟著抗議。

  「而且因為生病遲到的人會有餘裕帶便當嗎?總不會是妳哥哥做的吧?」

  「其實我就是為了趕做便當才遲到那麼久的喔,我不想吃麵包嘛。」由夜眨起一隻眼睛。

  「而且我們也不是同時間來學校的啊,不要亂傳謠言喔,會給老師造成困擾的。」

  兩人看看一臉平靜吃著飯的由夜,面面相覷。

  「……好吧,就暫且相信妳好了。」麻繪終於妥協。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抓到證據的,妳這虛偽的女人!」

  早紀朝她扮鬼臉,由夜不禁眨了眨眼:「嗯?虛偽嗎?」

  「是啊,」她又吃了幾口飯,「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妳喔,期待看到妳露出真面目的一天。」

  由夜掩嘴輕笑:「早紀妳真奇怪。」

  「妳也不差啊。」早紀瞄了由夜一眼:「最近午休還老是偷偷跑掉。」

  「呼呼,我也喜歡早紀唷。」

  「看,又轉移話題了。」

  麻繪舉起手:「那我呢那我呢?」

  「我也喜歡麻繪唷。」

  「嘿嘿。」

  「我說啊…為什麼會變成告白大會?」

  由夜笑著夾了一個煎蛋卷放到早紀的便當盒裡。

  「是妳先開始的不是嗎?」

  

  

  

   * * * * *

  

  

  

  ──果然還是該趁那時候先走的,真是失策。

  狂趴在欄杆上一臉疲憊的抽著菸,對昨晚的事感到萬般後悔。

  ──沒想到自己也累到一不小心就睡著了……還因此遲到。

  而且醒來的時候那孩子居然正在做便當,八點半了耶,她的神經到底是什麼做的啊?

  

  

  『我不想午餐吃麵包,所以老師你等一下要全速前進喔。』

  『妳想要我被開罰單嗎!……等等,妳這是要我載妳嗎?』他才不要因為這種事情被學校約談!

  『在校門附近讓我下車就行了嘛,我順便幫你做了一份便當。』

  少女微笑提起一個藍色的便當袋,『反正望哥哥要今天晚上才會回來,這就給你吃吧。』

  

  

  「……」

  他看向放在腳邊的空便當盒,轉過身將背靠向欄杆,以左手在胸前撐著右手肘又吸了一口菸。

  ──算了。

  總覺得在短短的幾星期當中,他的心胸變得很寬大──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或許昨天之所以會那麼亂來,是因為哥哥不會回家而感到寂寞的關係吧。

  可是因為這樣就叫他陪她(推測起來應該是),也未免太沒有警戒心了一點。

  「…有一天我真的會被丟進東京灣吧。」

  狂嘆了一口氣,從口袋掏出攜帶式菸灰缸將菸撚熄。

  

  

  

  

  つづく。

  

  

  

  

  

  ==================這種東西寫多了好像會精神不正常(咦)==================

  
結果最近一直寫其他文是怎樣,又要跟等SB文的人們說聲抱歉了(跪)
不過這部也拖好久了,我也沒想到靈感會突然出來。
(雖然似乎是沒啥進展)
  
其實寫了老半天我的重點只有羞恥PLAY和自動自發撿衣服的苦勞屬性(笑)
……照這樣寫下去我的精神真的會不正常啊啊啊 (原來妳有自覺喔)
放置了一陣子回頭來看突然覺得這樣子欺負響子的自己很變態(掩面)
雖然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過我還想繼續玩下去啊啊啊(自重啊)
  
這次有兩個原創角色,不過戲份不多,估計是以後提到由夜同學的代表,形象請各位自由想像XD (超不負責任)
不過如果要發喜帖(?)由夜應該會寄給這兩個人w
  
因為已經有一陣子沒寫了,說不定會有人因為沒看過這系列而覺得莫名奇妙。
總之,抱歉了!各位SDK原作迷(如果還有的話)!我已經回不了頭啦!!!(爆)




………說到其他文啊,我現在SB卡文有點嚴重生文超漫的,果然劇情設定好和寫出來真的是兩回事OTL
反倒是其他小說的靈感一直跑出來,今天想到的是悪ノ,不過想先等到確定能持續下去再發佈。
 劇情架構和文章成品的鴻溝太大啦啊啊,有時候寫出來都會跟想像中不一樣,要不然就是角色會暴走(死)
我還需要磨練。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948]  [947]  [946]  [945]  [944]  [943]  [942]  [941]  [940]  [939]  [938
カレンダー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ウンター
總會想知道有誰家的孩子
free counters
ピク
プロフィール
+
+
ナミダ,殘燐…其實怎樣都無所謂。
+

=====本家外出沒=====

最新CM
[03/31 Charlesmn]
[02/08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カテゴリー
一言BOX

プププププププ
ブログ内検索
(<ゝω・)工商服務區!★

Copyright © 表日記。。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 by Namid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