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主人有了Plurk以後他就失去了方向。(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沈重劇情出現啦啊啊啊──
↑三人成虎?(誤)

(因為過於震驚我還是用了它...)


我要寫的是歡樂作啊啊啊──我的手好賤啊啊啊啊────(哭著跑走)


每次一出現沉重內容就會走向大長篇的不歸路!!
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もういい

我不是要從頭歡樂到尾的嗎~~~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要努力不要讓它變成大長篇啊啊啊啊────
再這樣下去會變成午間主婦連續劇啊啊啊────<囧>

拍手[0回]






  黑暗彼端拉開一條白色的線。

  六歲的男孩面無表情坐在玄關。

  「狂,我回來了。」溫柔的男聲一如往常,名為『狂』的小男孩沒有回話。

  今天不一樣的是,進來的除了這人之外還有另一個人。

  因為背光,看不清楚那個人的臉。

  「這就是你之前提過的孩子?」聽聲音,這男人似乎還很年輕。

  「是啊,他就是我的兒子,狂。」不久前將自己從那死氣沉沉的孤兒院接來,自稱是自己父親的人微笑說道。

  男子俯身摸向他的頭,似乎露出了與義父相似的笑容。

  「你好啊,狂。」


 


  之五、血親


 


  三方面談,也就是導師、學生與家長的面對面,討論學生的將來。

  對教師來說,家長是很難搞的,因為有時候他們甚至能夠決定自己在教育界的生死。

  而痛苦的就是,相對於難搞的學生,這世上難搞的家長也很多。

  好累。

  狂往椅背靠去,搥了搥因久坐僵硬的肩邊舒了一口氣。

  「好像老頭子。」開啟的門縫探進女學生淘氣的臉。

  「由夜…別這樣。」門後響起的男聲有些無奈。

  本來想說『還沒讓妳進來』的,看在家長就在外面的份上,狂還是搔了搔頭並坐直了身子。

  「…請進。」


  ……說是兄妹,年齡差距也未免大了點。

  「你好,老師,我是由夜的哥哥、望。」雖然已經年近四十,面容卻依然看不見滄桑,溫柔的表情讓人難以想像他正是個組織領導人。

  ……『組織』?這麼說他好像從沒問過這種問題。

  他開始佩服目前為止完全沒想到要問這麼重要的問題的自己,這樣真是太危險了不是嗎?

  不過看那女孩的樣子,或許潛意識已經擅自認定它的定位所以才沒有任何疑惑吧。

  「我妹妹受你照顧了。」望點頭示禮。「由夜,離開老師過來這裡坐好。」

  「望哥哥,是由夜在照顧他的喲。」由夜興味索然地離開滿是冷汗的狂,他的腦後紮起了一束馬尾。

  …是保母。

  眼前這位大哥已經把自己定位為保母了?!

  「咳…」導師無奈地清了清喉嚨,「還是進入正題吧,關於令妹在志願調查表上寫的『繼承華吟』是認真的嗎?」

  雖然就他個人來看,華吟根本就已經是由夜在經營了,據說營收也是節節攀升,但看到一個女高中生在志願調查表上寫要當人妖酒店的女老闆(雖然不知情的外人或許只會以為是什麼中式餐館之類的),任誰都會感到很錯愕吧。

  只見望眨了眨眼,一臉驚訝的看向自己的妹妹:「由夜,妳是認真的嗎?」

  邊想著原來這件事連其哥哥也不知道,狂拿起一旁的茶杯…

  「那當然,我的目標是讓響子成為紅牌然後大賺一筆!!」

  噗!!

  少女神色自若吐出的爆炸性發言使的看似不在話題中卻完完全全是其中當事者的壬生狂很很被甫入口的熱茶嗆到。

  等一下!不是還完債就算了嗎?!

  這女孩連未來還要繼續壓榨他也都算在未來展望裡了嗎?

  青年抽起旁邊的面紙把嘴角茶漬擦乾邊看著眼前男人愛莫能助的同情眼神,感覺有如墜入無底深淵。


  因為對於有可能自己會永遠被糾纏住當個不知道幾年的人妖,三方面談在狂記憶模糊的震驚當中結束了。

  「由夜,妳先出去吧,我還有些事想和老師談一談。」

  「咦~」少女皺眉的表情有些孩子氣。

  「妳不是要去探病嗎?」望拍拍她的頭,「談完我會去找妳,妳先去醫院吧。」

  「好吧……」由夜這才站起往門口走去,在關門前又探了進來:「說好了喲,望哥哥,你要快一點喲。」

  「好好~路上小心。」他揮揮手直到門被關上。

  「呃…令妹真的是很有活力。」狂乾笑。

  而且在哥哥面前感覺整個人格都變了…還是只有自己例外?

  「是啊…真的是麻煩你了……」他回以苦笑,「我常常因為工作不太能陪她,除了燈他們以外能多一個人跟著那孩子真是太好了。」

  ──也就是說自己的存在真的是保母是吧。

  想到今天又被當作保母又是賺錢工具的,狂不禁為自己感到可悲。


  「其實…」

  青年的思緒被對方猶豫的語首拉回,抬頭看向望:「什麼?」

  「由夜和我並不是親兄妹。」

  「咦?」等、等一下,現在這連續劇般的發展是怎樣?而且一般這種家庭私事會告訴他這個不過是個導師、毫不相干的外人嗎?

  「是…年輕時犯下的錯誤嗎?」要知道,一個人慌亂到口不擇言的結果就是會很沒禮貌。

  望愣了一下,趕忙揮手,「啊…不是的,那孩子是我撿到的孩子。」

  「咦?」又不是貓狗!

  「是在樹海撿到的。」

  「樹海…你是說富士山的那個樹海?」他去那種地方幹嘛啊!

  「…對,我就在某棵樹下看到了僅被毛巾包裹的她,而她的母親就在上方……」

  「………」狂揉揉眉頭,感覺自己知道了不想知道的事。

  ──樹海,是許多對人生絕望的人選擇的不歸路。

  而對方喝了口茶,繼續說下去…「那少女…嗯,是少女,可能正是因為太年輕了,所以才無法承受吧。」

  或許是在哪懷了外國人的孩子卻又不被接受,所以才……

  「……椎名說過,她的母親是英國人。」狂低頭看著桌面,而又抬頭看向他:「她不知道這件事吧。」

  望頷首,「…太殘酷了,不告訴她比較好。」

  「真服了你…居然能讓她相信到現在……為什麼要告訴我?」

  自己跟這個人,明明沒什麼關係。

  而這男人卻露出了微笑…「或許就因為是你,所以我才說的。」

  「……?」

  望看了看手錶,「啊…我該走了,老師。不然那孩子會抗議的。」

  在狂反應過來之前,男人已經起身到門口打開了門。

  「你長大了呢,狂。」

   關門聲之後,留下充滿疑惑的青年。


  在最後,那個人並不是稱呼他『老師』。


 


  * * *


 


  少女趴在浸滿消毒水味的潔白床沿,任由蒼白的大手有如撫摸小貓一般輕撫她的金髮。

  「……其實我知道的。」輕啟的唇喃喃道。

  「嗯?」

  「我…不是哥哥的親妹妹吧……」

  因病而缺乏血色的容顏帶著憐憫,屈身將頭輕靠她的。

  「妳永遠都是望最寶貝的妹妹喔,由夜。」

  「嗯……」由夜把不小心掉出來的眼淚擦乾,「你也要快點好起來喲。」

  「…我會努力的。」男人的笑溫柔卻和著苦澀。


 


  つづく。







=====================阿娘喂我在搞什麼鬼=====================

搞什麼沉重吼嘎啊啊啊!!!(自巴)

為什麼由夜的部份那麼沉重啊啊啊啊────!!!!!

虐女主角嗎?!涙有虐女主角的習慣嗎?!!
我應該要來虐男主角比較開心啊!!!!(用錯重點啦!!)
可惡可惡本來只要寫[捏他消音]的怎麼連女主角的部分都被我弄沉重了!(捶桌)
我要玩響子玩回本啊啊啊───!!!(所以説你重點很奇怪呀涙!!!)

在把這篇敲進電腦時一直覺得好難過,現在好不容易結束我就去洗澡睡覺好了OTL
(你真的會去睡嗎?= =)

啊,我不知道這次有沒有預告篇...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484]  [483]  [482]  [481]  [480]  [479]  [478]  [477]  [476]  [475]  [474
カレンダー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ウンター
總會想知道有誰家的孩子
free counters
ピク
プロフィール
+
+
ナミダ,殘燐…其實怎樣都無所謂。
+

=====本家外出沒=====

最新CM
[03/31 Charlesmn]
[02/08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カテゴリー
一言BOX

プププププププ
ブログ内検索
(<ゝω・)工商服務區!★

Copyright © 表日記。。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 by Namid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