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主人有了Plurk以後他就失去了方向。(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因為一時興起到billwang論壇看了一下,發現網速變快了。(喜)
於是一口氣看了FB118&119的翻譯(這次很快)和SB79、Alice55的圖源


(感想文以下)

フルーツバスケット第118‧119回  高屋 奈月

之前118回因為一直沒機會看,因為當時圖片實在開太慢了,所以拖到現在......
118回,慊人崩壞了。
拿著刀是想殺楝,最後還是沒有下手。
十二生肖陸續被解放,燈路也終於可以毫無顧慮地抱起日向了。(感動的親情)
面對正在分崩離析的「牽絆」,慊人幾乎崩潰了。
她開始把一切怪罪本家、怪罪十二生肖、怪罪紅野,甚至將手上的刀刺進想安慰她的紅野背部便奔出本家。
紅野不顧慌張的傭人阻止,往哪邊走去......我想,他想見的是小魚吧。
我只希望後來小魚在店門前看到的小鳥不要是紅野而只是一種對紅野的感應......(泣)
(高屋求妳不要弄死他啊!這部漫畫不是號稱是十二生肖戀愛喜劇嗎??!)
而跑出草摩本家的慊人,眼神已經狂亂不定,這一切都是誰的錯、這都是為了誰...
──十二生肖會去到哪裡?
慊人的心中浮現透的背影
另一方面,此時家裡只有夾和透兩人。
吃飽飯之後一向對雨很無力的夾居然說要出門走走,此時透也下定決心、鼓起勇氣叫住他。
面對或許抱有幾分期待的透,轉向她的夾的表情...卻是全然相反

119回,反而是夾問了透。
「我也有事...想跟妳說..
...所以不會走的,
如果是我誤會了,
妳怎麼嘲笑我、
愚弄我都無所謂......
妳......喜歡我嗎?」
透愣了一下,整張臉紅透。
夾垂首,「..........別傻了。」
強烈的罪惡感衝擊著,他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當然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就放棄,
透不死心的追出門,想再跟夾解釋什麼,
而夾回頭大聲吼,「我做過的事、妳什麼都不知道!!」
長久以來壓抑著自己的與今日子的回憶,因為自私而見死不救的罪惡,如此卑鄙的自己......
夾全都說出來了,在透的面前,將一切都說出來了。
被今日子拯救,又因為當初狹小的心而選擇遠離。
多年後的邂逅明明有辦法救她卻怕變身而眼睜睜看著她被車子衝撞而死,
之後與透相遇卻又被她所包容拯救.........
雖然喜歡,可是這是不能說出口的,夾認為他沒有那個資格
透看著邊流著眼淚道出一切的夾,沉默著。
「全部...是我的錯......
是我奪走的........
是我......
讓她死了的...................」
一直以來都如此自責而又不敢說出口,在這天,一口氣全說出來了。
我知道透會原諒他的,不過,為了這些事而一直壓抑著、痛苦著的夾,真是傻孩子。
讓我越來越希望他真的可以真正得到解放...包括他給自己的束縛。


スキップ・ビート!act.79  仲村 佳樹

恭子其實在心底的某一個角落也察覺到了,只是遲遲不肯承認
緒方問「京子小姐..對敦賀先生的事......」
當時瞬間那反應之劇烈啊......真是驚人。(微笑)
而蓮這邊啊,也發現了一個大難題。
──恭子,是Love ME部的吧?
記得會有那個部門就是因為............
.........大危機?!(爆笑)
我真的只能說,蓮,加油吧。(拍肩比大拇指)
話說安靜已久的尚也在最後出現了,
總之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微笑)
(這次感想極短的主因就是因為平靜啊。)


学園アリス第55回  樋口 橘

話說其實棗和蜜柑已經可以分開了,卻還是緊抓著蜜柑的手。
「離れねえよな  水玉?」
青蛙想掙脫卻蛇給盯住了。(笑)
(而螢可能些微察覺了什麼)
罪魁禍首的翼成為螢的奴僕。(真不愧是女王樣)

於是問題來了。「睡覺的時候該怎麼辦?」

──這可真是大問題啊。(微笑)
因為是愛麗絲學園,上廁所啊、洗澡啊都有工具可以解決,不過這個這可就.........嗚嘿
蜜柑強烈排斥著,(我可以想成是害羞嗎?)看到正和螢黏在一起的流架,就覺得夥伴比起(凶惡的)枣,流架還比較溫柔。
此時心讀君好死不死讀了她的心,「...棗君よりルカぴょんが好きってこと?」
「うん.....」
..............啊,回錯話了,大誤解。(泣)
於是最後蜜柑和棗睡棗房間;螢、流架和小陽在螢房間。(整個就是個微妙)
話說大家都在意棗和蜜柑同睡的事,難道就沒人關心那邊的螢他們嗎?(謎笑)
棗連進了房間都還不放開她的手(因為有螢裝的監視器),蜜柑依然持續排斥反應。(笑)
「悪かっルカじゃなくて」棗說。
──的確是誤會了。(還是想讓給流架啊....真希望在這方面這孩子可以再自私點......雖然就搶走人家初吻這點就已經夠自私的了啊哈哈)
蜜柑一直睡不著,這時發現隔壁的棗似乎情況不太對勁,似乎是不舒服的樣子?!
看到棗痛苦的模樣,她慌了,想叫他起來,
棗迷糊著睜眼看她...「びっくりしたぁ...」
迷糊之中伸手一攬抱住蜜柑(蜜柑慌亂MAX)
「ちょ、ちょ...っっ」
「うるせ...じっとしてろ」
「な...」
「...お前なんか...
明日が終われば
すぐルカに返してやる...だまってろ.........」
聽著棗的夢囈,蜜柑傻住了,就連當初是怎麼睡著的也忘記了(笑),只知道隔天被棗叫醒時自己是抱著棗的頭的狀態。(啊哈哈哈哈)
事後兩人的責任爭論真是相當的有趣啊......(守護之笑)
不過下回最令我期待的,噢,沒錯,就是棗和流架的女裝扮相啊!!(噗)
流架自然不在話下,不過啊...我可還真想看看棗呢......第一次女裝出場就是振袖嗎?
嗚哈哈,我興奮起來了。(邪)


ヴァンパイア騎士第11回  あの頃の無力な私たち   樋野 まつり


今回刊頭,樋野的彩稿依然華麗。(笑)
......話說零被摸頭的畫面感覺好像很難馴服的寵物?(燦笑)

本回依然是回憶編,這是零與優姬的回億。
小時候的零警戒心相當強,尤其是對吸血鬼的極端厭惡。
當時(應該是中等部時)優姬本身也是幾乎對夜間部沒什麼警戒心,樞還特地做戲讓她偶然看到他吸琉佳的血的模樣好讓她知道夜間部是相當危險的。(有點同情喜歡他的琉佳)
....................真是用心良苦啊。(苦笑)
最後劇情回到現在進行式,零走進房間,優姬正睡在沙發上,
看著她頸上之前吸血留下、已快消失的傷痕,零很努力抑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此時樞出現在門口對他說的話,
「...どうして僕が君の存在を黙認しているのか
打ち明けたことはなかったね......」
「......」
(看到這裡我突然覺得這悶的沉默跟某個最近痊癒的原無語症患者真像...)
「僕の黑主学園の平和の危うさをわかっている...だから考えたんだ
この箱庭で今優姫の盾がわりになれるのは誰か...
君なら彼女を裏切れない...
それたけの恩がめるはすたから...
そのために君は生かされていんるんだよ
...零
僕にれ...」
.....................不能背叛優姬啊...這是對零的警告吧。
不過我想這是不可能的啦,畢竟樋野又不是某火星人。(翹二郎腿)
話說可能因為零的覺醒,並且優姬會給他血就是因為在其心中也有一定的地位,所以樞才現身了吧。
至於樞對優姬的情感...該怎麼說,總覺得相當微妙,感覺似乎是一種超越愛情的東西......?






感想文以上。
..........這些感想文與其說是感想文倒不如說是劇情私心洩漏文。()

──發現我明明日文就幾乎不行還老愛去看圖源...真是Orz
可是我真的比較喜歡先看原文的啊...比較有fu...(雖然常常看不懂。囧)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カレンダー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ウンター
總會想知道有誰家的孩子
free counters
ピク
プロフィール
+
+
ナミダ,殘燐…其實怎樣都無所謂。
+

=====本家外出沒=====

最新CM
[03/31 Charlesmn]
[02/08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01/30 條碼]
カテゴリー
一言BOX

プププププププ
ブログ内検索
(<ゝω・)工商服務區!★

Copyright © 表日記。。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 by Namida
忍者ブログ [PR]